羽毛球发球违例

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拇指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蘭若生春夏

蘭若生春夏

團子作者 著

言情連載

《蘭若生春夏》主角是蘭春夏夜寒生等,由網絡作家團子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兩個月前,蘭春夏被人陷害和其他男人躺在一起被夜寒生捉奸在床,而直到她為證清白墜入懸崖,他竟發現了她驚人的秘密,她的三歲的弟弟竟是夜寒生的骨肉,而她卻已經懷孕三個月了,當一切真相付出水面,他才追悔莫及,可卻再也無法得到她的原諒了............

5.1萬字 更新:2019-11-02 14:44:10

在線閱讀
分享到:

收藏書架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蘭若生春夏》主角是蘭春夏夜寒生等,由網絡作家團子所著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的故事:兩個月前,蘭春夏被人陷害和其他男人躺在一起被夜寒生捉奸在床,而直到她為證清白墜入懸崖,他竟發現了她驚人的秘密,她的三歲的弟弟竟是夜寒生的骨肉,而她卻已經懷孕三個月了,當一切真相付出水面,他才追悔莫及,可卻再也無法得到她的原諒了.........

《蘭若生春》節選在線試讀

“這次我是真的幫不了你,誰讓你有眼無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。”

經理臉色很難看,差點因為這個有眼無珠的東西害得店里要損失一大筆收入,因為她平時業績不錯,做了錯事他都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可這一次,事情鬧得這么大,可把他們這個品牌的臉都給丟盡了,這樣的員工留著只會繼續壞事,還不如趁早打發了。

售貨員也沒想到,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臭屌絲竟然會這么有錢,而且有錢人她見得多了,都不會這么低調的,誰知道今天遇到了個奇葩。

“這位先生,求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吧,都怪我有眼無珠,得罪了先生和太太,饒了我這一次吧!”

售貨員直接就給林宇軒和趙琬凝跪下了,她真的不能沒有這份工作,尤其還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被辭退,以后她找工作會很困難。

她突然跪下,把林宇軒嚇了一跳,但他也并沒有因此心軟,而是站朝一邊,隨手寫了一張小紙條遞給經理,說道:“咖啡就不喝了,幫我打包送到這個地址。”

“好的好的,一定以最快的時間送回去,二位慢走。”

經理連連點頭,卑躬屈膝的送走了林宇軒和趙婉琳,然而卻在轉身的瞬間變了臉,對著那個售貨員就是一陣臭罵:“別哭了,趕緊收拾東西滾蛋,我們可丟不起這個臉!”

兩人從服裝區出來,趙琬凝就準備回家了,但林宇軒的本意是想要給她買一套首飾,拉著她想要去首飾區。

“你不是把錢都給我了嗎?你怎么還有那么多錢給我買東西?”

剛剛林宇軒幫她霸氣打售貨員臉的時候,趙琬凝什么話都沒說,全程安靜的站著,可忍到現在實在忍不住了,必須要問個清楚。

這段時間林宇軒有錢得過份,讓她懷疑他肯定是有了什么奇遇。

“我之前不是還剩了幾百萬嗎,然后我就拿出一部分去炒了股,我最近運氣不錯,又賺了一筆,嘿嘿嘿嘿。”

對于編借口騙趙琬凝這件事,林宇軒已經做得得心應手,隨口就說出了理由。

“你居然還會炒股?”

趙琬凝看著他,眼里有了另一種審視,這段時間,他總是能給自己帶來驚喜。

林宇軒假裝害羞的撓撓頭,笑得格外青澀:“也不是很懂,就是運氣好吧。”

他這單純的模樣,成功的騙過了趙琬凝,確實,像他這種呆頭呆腦的樣子,炒股能賺錢也真的全憑運氣了。

“結婚這么久我還沒送過你什么禮物呢,今天帶你出來,你喜歡什么就給你買什么!”

知道趙琬凝不會再糾結他為什么這么有錢之后,林宇軒膽大的拉起她的手繼續逛,恨不得把整個商場都買下來送給她。

趙琬凝這才發現,林宇軒是真的愿意為她花錢,他不像江文韜,嘴上一直掛著喜歡她的字眼,但總能夠用實際行動來表明他對她的感情,她不傻,這么點小心思還是看得出來的。

只是,她喜歡他嗎?

當初結婚只是為了掩人耳目,逃避商業聯姻而已,可這段時間他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無一不讓她感動,在當今這種以利益為重的社會上,能有一個真心為自己好的人確實不容易。

她不知道現在林宇軒到底有多少錢,但逛了一天下來,只要她多看了一眼的東西,林宇軒就會立刻讓售貨員包起來,那種為她一擲千金的氣場,讓她忍不住臉紅心跳。

所以,是真的開始喜歡他了嗎?

趙琬凝不知道,也不想這么快就知道,或許,她愿意給他機會,只是要看他對她的這份感情能堅持多久了。

就在兩人逛的差不多,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會兒的時候,竟然又遇上了江文韜。

看來以后出門是真的需要看看黃歷,不然諸事不順,實在鬧心。

林宇軒無奈嘆了一口氣,這到底是什么冤家,怎么去哪里都能碰到?

趙琬凝一向記仇,江文韜給她下過絆子,她就再也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,所以這時候見面就當陌生人一樣,全程目不轉睛的往前走。

老婆都已經表明了態度,林宇軒自然是不能示弱的,然而,他們不想搭理,不代表江文韜也不想。

“嘖嘖嘖,你們夫妻倆的心態可真是好啊,公司都快倒閉了,還有心情出來逛商場,真是佩服!”

江文韜先一步攔在了他們前面,而且語氣十分欠揍,一邊說還一邊鼓掌,趙琬凝不耐煩的瞥他一眼:“好狗不擋道。”

“趙琬凝,你跟誰說話呢?別以為我真不敢動你!”

江文韜面目猙獰,瞪大了眼睛,要不是在公共場合,他都想好好教訓趙琬凝一頓了,這么長時間以來總是敬酒不吃吃罰酒,一次又一次挑戰他的忍耐性。

“是,我知道你江大少爺有錢有勢,要對付我們一個小公司簡直易如反掌,但就算要對付,也請你把心思用在工作上,不要做一些自損顏面的事情。”

因為有林宇軒拿出的那些錢已經解了公司的燃眉之急,所以趙琬凝說話更加硬氣,絲毫不把江文韜放在眼里。

在她看來,江文韜也不過就是一個坐吃山空的富二代而已,憑借著家里那點勢力,處處打壓她,如果是真槍實彈跟她斗的話,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!

“你!趙琬凝你給我等著!”

江文韜氣得額頭上青筋暴起,絲毫不顧及趙琬凝是女人,抬手就想要給她教訓,卻被林宇軒一把攔下來,將他的手甩朝一邊。

“江大狗,我老婆讓你讓開,你是聾了嗎?”

江文韜就是從小嬌生慣養的大少爺,身上沒什么力道,所以每次單獨面對林宇軒的時候,總是被虐的那一個。

知道自己不是林宇軒的對手,江文韜也沒有蠢的再湊上去,頓時破口大罵:“林宇軒,你他媽給老子等著!”

本來只是為了追趙琬凝,現在人沒追到還成了仇人,總有一天他一定要睡到趙琬凝,讓她知道他的厲害!

“好啊,我等著。”

林宇軒不在意的挑挑眉,摟著趙琬凝揚長而去,只留下江文韜一人在原地順氣。

“誒,江少,真巧,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。”

就在江文韜一個人罵罵咧咧的時候,有人從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,正想轉過頭去罵兩句出氣,結果等看清來人是誰的時候,面部表情瞬間陰轉晴,笑得格外討好。

“原來是趙公子,真是巧啊!”

來人名叫趙晨陽,是濱海市赫赫有名的商業巨頭趙國禮的獨子,名下有十多億的資產,為人風流倜儻,喜歡人稱他為趙公子。

在整個濱海市,能夠跟趙晨陽攀上關系的人,一個個都飛黃騰達,江文韜此時就算再氣憤,也不能得罪了這位祖宗。

他就這么站在江文韜身后,懷里還摟著一個金發碧眼的性感美女,他來商場就是帶新交的女朋友來買東西的。

“我看江少心情不好,是誰惹了江少不高興?”

趙晨陽笑得恰到好處,一手摟著懷里的美女,目光卻一直盯著還沒走遠的趙琬凝,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簡直能把他魂都給勾去了。

不等江文韜回答,他就指著趙琬凝的背影問道:“那美女是誰?以前怎么沒見過?”

江文韜知道趙晨陽一向好色,要是跟他說了趙琬凝的情況,肯定又會多一個競爭對手,可如今這當口,不說肯定也是不行的。

“說來她跟趙公子挺有緣分,她也姓趙,叫趙琬凝,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。”

江文韜盡量簡短的介紹趙琬凝,只希望趙晨陽不要跟自己搶,然而,他太低估了趙晨陽對美女的向往。

“嘖嘖嘖,原來是個女強人啊!”

趙晨陽看著趙琬凝的身影不停的咂嘴,口水沒差點流出來,一看那色瞇瞇的模樣,江文韜就知道自己沒戲了。

“女強人好啊,我就喜歡這一款,而且我們家也是搞房地產的,簡直不要太絕配!”

說著,還搓起了手,仿佛趙琬凝就是那案板上的羔羊,已經可以任由他宰割。

江文韜抿著嘴,滿臉的為難:“可是......可是她已經結婚了,身邊那男的就是她老公,是個倒插門吃軟飯的窩囊廢。”

“既然都說了是窩囊廢,那還怕他干什么?這美女我要定了!”

說著,要露出一抹猥瑣的笑,江文韜在旁邊不敢發表任何感言,生怕惹來趙晨陽的仇視。

“趙公子你好討厭啊,當著人家的面就喜歡上別人了!”

看他對著別的女人露出這種表情,懷里的美女瞬間就不樂意了,窩在他懷里一個勁的撒嬌。

趙晨陽一向懂得憐香惜玉,美女這個樣子他也沒生氣,反而還柔聲細語的安慰了一陣,并且答應要買更多的珠寶補償她,這才消停下來。

美女倒是消停了,可他身邊的保鏢卻還是忍不住開了口:“少爺,董事長已經不允許你再做一些影響不好的事情了,要是被他知道肯定會很生氣的。”

趙晨陽的父親趙國禮,是一個非常注重禮儀廉恥的人,雖然膝下只有趙晨陽這么一個兒子,但卻絲毫不偏心,依舊管的很嚴。

只不過因為常年在外忙生意,往往對這個兒子疏于管教,所以才導致趙晨陽養成了現在這種性子。 “我們已經確定租車的人是你的太太,但是因為車子從山頂開下去……實在沒辦法辨認,需要你來現場。”

“夜先生,我們并不是說這個人一定是你太太,但是租車信息是你太太,我們也是想盡快確定她的身份,因為她沒有父母,其他堂親表情都不太想管這件事,所以……夜先生?”

雁山山腳下,一輛天藍色的婚車摔成了一團鐵,必須要動用工具把車子鋸開,才能將里面的失去生命跡象的人拉出來。

夜寒生拒絕走近,他多次提出離開,堅決否認這是他的太太,中途不斷打電話罵夜流年辦事不利是個廢物。

他罵人的時候,紳士風度全無。

哪怕電話那頭是他的親弟弟,也是夜家捧在手心里長大的少爺。

警察找到了事故車輛里的手機,開機。

一條條未接電話的短信提醒跳出來,顯示著夜寒生的電話號碼。

冬日里,像是被烈日炙烤帶來的暈眩,全身的汗,涌出來,濕透了夜寒生里面的襯衣。

夜寒生就看著駕駛室里面的女人,除了血,看不見任何特征,被座椅和方向盤擠壓著,安全氣囊蔫了,這么高的地方摔下來,安全氣囊根本沒有用。

他不相信那是蘭春夏。

他站在懸崖下看著,看著車子被鋸開,死者被抬出來,他依然不相信那是蘭春夏。

法醫清理血跡開始,他輕蔑的哼出聲。

他關了手機,迅速離開現場,只要不看到清洗過后的血跡,他就可以不認尸,只要不認尸,蘭春夏就只是沒回家而已。

夜寒生驅車離開雁山,他沒去公司,而是回了清湖園。

一進門,是陳姨抱著弟弟站在門口,似乎也在等著他。陳姨看見一屋子禮盒,也驚掉了下巴,“天哪,小姐一直都不讓我打掃儲物室,原來這么多東西。”

夜寒生也不知道儲物間這么多東西,這個儲物間是蘭春夏婚后問他要的,說是她的秘密天地,要鑰匙鎖起來。

他沒想束縛她,選擇從不踏入,算是對自己妻子的一種尊重。

他腳步很重,想要知道自己的妻子婚后到底背著他做了些什么,他走過去,打開第一排最上面有一個禮盒,編號“1”。

盒子打開,里面的卡片上寫了一串字,“送給1歲的寒生。”

最后一個句號看完,夜寒生眼睛里分泌的液體沖出,呼吸粗重,他猛吸一口氣,打開第二個禮盒。

“送給2歲的寒生。”

“送給3歲的寒生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送給100歲的寒生。”

儲物間里全是打開的盒子,夜寒生就躺在這些盒子中間,他不說話,也聽不見陳姨喊他。

夜寒生耳朵里全是蘭春夏電話里跟他說的話,“寒生,要是我一歲開始就認識你該多好,……

寒生,我好想和你青梅竹馬,一起長大,我好想遇見的第一個男孩,就是你……如果我一歲開始就認識你,我一定在你每年生日的時候給你送禮物,不讓任何女孩比我更早接近你。那樣,我就會成為除了你血親以外,最親的人……”

蘭春夏邊哭邊說的話,一遍遍在他腦子里播放。

——

三個月后,秘書敲門進了總裁辦公室,拿出一疊資料,“Boss,太太死前,他的哥哥已經蘇

醒,太太弟弟撫養權現在會根據太太的遺愿移交給她哥哥,但是現在有個很奇怪的事情……”

秘書吞吞吐吐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X

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羽毛球发球违例 浙江6+1 北单比分怎么计算的 qiutan网球比分直播 全民欢乐捕鱼攻略技巧 12bet官方网站 赚钱快手机赚钱的软件是真的吗 四川金7乐 淘宝快3玩法技巧 辽宁棋牌大全鞍山麻将 北单比分sp值最快开奖 天津十一选五 时时彩组六稳赚不赔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快三 爱狗人士赚钱利益 彩票网上投注代理平台